深夜随感:写一个网友——注定形同陌路的人

/ 0评 / 0

半夜突然想吃东西,一看冰箱里还有半袋饺子,拿出来煮了吃。又见冷藏室里剩1/3罐老酸奶,也拿出来吃掉(深夜的食欲就是旺盛,哈哈哈);还温了一盒牛奶喝(变胖警告)。站在窗台前看着漆黑的小区里竟然没有一盏灯和我一同点亮,竟觉得有些孤独。也不知道怎么想起的这个网友,就随便讲讲好了。

什么人之间会注定形同陌路呢,用我粗浅的人生经历猜测一下,大概就是“三观不合”“视角差距过大”“圈子不同”之类的。缘分这个东西真的挺奇妙的,有缘分的千里也能相会,没有缘分的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就是人和社会吧,大概。

他是一位b站up主,非常小的那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更新一些质量并不是很好的视频(也不太好指望小up做出团队才能做的视频)。我是在推送里看到他的视频的,其中有个镜头是拿快递。作为一个粗浅地做过一些社会工程学的人来说,快递单是断然不能错过的东西。一看果不其然,缺乏对隐私的意识。想着那就提醒一下up主吧,毕竟如今的网络暴力不可同日而语。发出去也就忘了。结果是当天还是过了几天吧,看到他主动私信我。说实话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比较兴奋。因为大致地知道他跟我是同龄人,所以简单地聊了一些。

当下给人的感觉是比较温和的一个人。当然我也知道互联网上的人格很有可能是装出来的。有一点令我印象深刻,就是他没聊几句就开始谈星座的东西。我自己是比较讨厌星座这种完全无厘头的内容的,在我眼里跟迷信是完全一回事(记得读初一的时候还跟班上某个女同学在QQ空间里一来一回地辩了好久)。不过本着对陌生人友好的态度,我还是顺着他的话题聊了下去。

快要回到寝室的时候,我们谈起了读书的问题。他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在读书,在打ACM,还补充解释了和OI差不多。结果想不到他一问三不知,追问下去才知道他现在没有在上学,初中毕业了就再没读高中。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节骨眼。因为在之前的讨论中我们互相知道对方是同龄人,所以我自然而然地把我自己和我身边的人的设定带入到对方身上。觉得既然跟我一个年纪,那现在肯定在读书咯?不是985/211也至少二本三本专科吧?想不到连高中都没读?只是初中毕业?

话到这里,我的心情是比较复杂的。因为我向来以为中国的教育普及率是相当高的,只有少数因为家庭原因或者别的罕见因素导致极少数学生读不了书。都得拜你国宣传所赐,尽管我相当提防了,但还是有所中招。

我得知他居住在天津的一个农村,他还给我看过照片,零散的老房子(用砖块砌起来的那种)、远处的输电线塔,轻度雾霾的天空。我一直以为天津是一个很发达的地方,因为我的一个天津同学的气质相当儒雅,并且我确定这种儒雅是来自家庭的熏陶和成长环境的影响。换句话说,造不了假。因此这种反差也让我震惊了一回。

下面就称呼这位网友为YX吧。

在后来的进一步交流中,YX说他的同学和家长都相当无聊,而他喜欢阅读的个性和身边的人格格不入。而老师也吊儿郎当,管理不力,教学更是水上加水。对他来说上学读书就是一种折磨。所以如今他选择在家里专心读书、念佛。和愚蠢的人保持距离。

讲到这里,我的感觉是,wow,架子有点大哦?但是其实我自己也感觉相当多的人无趣的令人发指。所以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想着在互联网上能遇到个有趣的灵魂也不差。emmm,还不错的样子。

YX经常跟我说他在读书,还给我报了书名(欸?这个操作是不是跟一个初中生很像捏?)。我有一个kindle,看到他推荐的书单我就去买了电子书读。印象里很清楚的就是《双城记》。我得承认这本书对我来说太过晦涩,坚持不了多久就放弃了。我还挺佩服YX的毅力的,尽管家里蹲也能啃下这么复杂的著作。因而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更接近于落魄的读书人?不过后来发生的3件事情却让我改变了观点。

一个事情是他有深刻的迷信思想。这里说的迷信并不是说“不是唯物主义就是迷信”,而是“会沉迷于一些不着调的唯心主义观点并深刻地信以为真”。比如星座,比如塔罗牌。我不是说反对这个,这些小的世界观相当可爱,可以为自己提供一些力量或用来消遣。不过YX对这两样东西相当痴迷,以至于他经常拿出一套理论跟我分析地头头是道,并且要求我/别人按照结果来做,承诺会有好的结果。虽然我明确表示过我不喜欢,虽然他也知道我不喜欢,但是他就是三番五次的来讲。我知道YX是出于一种分享的热情,但是这份热情我实在消受不起,每次都草草应付了事,以至于不止一次地引发他的不满。emmm好吧,反正就这么对付过去,信则有不信则无咯?

另一件事情是世界观问题。YX信佛教,我也明确说我是唯物主义者,我信仰科学,互相之间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YX以一种比对星座和塔罗牌更强烈的热情向我布道。一开始还是关于佛教的一些设定,比如什么地狱啊什么神界啊(记不清了,讲错了还请谅解),作为对社会学颇有兴趣的理科生来说,有人讲解一个世界观框架是再好不过的了。因此实际上我也会主动参与进话题来,就像研究宗教学或者研究某地风俗习惯一般去看待佛教。

后来他就试图把佛教的世界观往现实世界里扣了,比如“末法世界”、“动乱相”之类的。到这里我已经不是很喜欢了,因为我作为信仰科学的人,我相当不喜欢用无法证明的方式解释物质和意识。这边其实我也有做的不对,当YX传递佛教相关的内容时,我也用科学反击之。这点我也违背了当初“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约定,做的不合适。我向他解释了什么叫逻辑,什么叫做哥德尔不完备定理,什么叫做唯物主义和科学,什么叫做辩证。

结果就是谁也不听谁的,好几次这样吵吵拖到凌晨3、4点钟。问题来了,他家里蹲无所谓,睡到中午也没什么人管;可是我要上课啊,我不可能把一天之内的3个小时花在说服宗教信徒上。这样既不尊重人家的信仰,我自己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浪费。所以后来他开始叨叨这些的时候我就采取消极回应的方式了。他大概是察觉到了这些,在叨叨一大堆之后也会说“xx不好意思,我又没控制住自己”(xx是我的名字)。

可惜的是,世界观之间的鸿沟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根本没办法抛开这个分歧去讨论某个事物。所以在一次争吵过后,我提出约定:谁也别提世界观的事情,不管是他的佛教还是我的唯物主义。

关于他的宗教信仰,其实最让我雷人的还是他根本不虔诚。我虽然是唯物主义者,但是对宗教信仰相当的敬畏。一般信教的人我都认为TA是虔诚地相信教义,并努力付诸行动的人。有一阵子他跟他的师傅吵架了,来跟我说他不信佛教了。我大为震惊,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跟别人吵架了就连自己的信仰都放弃了?

结果后来他无意间给我透露的事情让我更加惊讶,同时反思了宗教于人类的意义。他说他信仰佛教只是想让自己过上好日子,改变自己的命运——可能前面没有很说明白,但是我确定的是,无论是星座、塔罗牌,抑或是佛教,在他眼里都是逆天改命的工具。通过唯心主义的方式将解决问题寄托在别的东西上面。我知道这一切的当下颇为光火,合着连对宗教都是高度利己主义的人,还怎么值得交往。不过我比较内敛,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劝他说,我信仰科学都比你信仰宗教来的更坚定,你这样不好吧?——相当委婉的提醒,你作为一个教徒应当保持虔诚。

最后一件事情,也是第三件事情,是我们关系崩塌的导火索。就是他的表现和他说的完全不一样。

前面提到过,他是一个热爱读书的人,认为身边的人或是愚蠢或是贪婪,或是喜欢不懂装懂。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他理应是一个读书人,只是被烂到不行的当下毁掉了而已。我深信这一点,并且“有趣”是唯一一个促进我和他接触的理由。还记得他推荐过的那本双城记吗?他说他花了一些钱买来,也只看了很小一部分就搁置了。这点我还是理解的。毕竟确实晦涩,买之前没有试读过的话弃坑是很有可能的。

真正让我怀疑他到底是否与我合拍的地方是抖音快手拼多多。作为低俗文化的坚决抵制者,我非常讨厌抖音快手这类平台。无论抖音快手有过多好的视频,也掩盖不了上面快消文化盛行和低俗内容铺天盖地的事实。随便滑滑推送,尽是无聊的营销号和“几个字/一张图就可以讲完非要拖成一条视频”的奶头乐。

有一阵子他疯狂地向我的QQ发送抖音快手内容的视频。我本以为是什么精华内容,点开一看全是水货。然后为了避免尴尬,就顺着他的意思“哈哈哈”了一番,也表示我不喜欢这类东西。与此同时我向他推荐了知乎,建议他通过文字渠道而不是嘈杂的视频来获取信息。他用过一阵子知乎,但是最后还是恢复了隔三岔五在群里或者私聊中分享抖音快手视频。

还有一个就是拼多多。我不知道现在的拼多多怎么样,或许卖正品低价iPhone让它赚来了不少信誉——一如当年的淘宝。不过我实在不信任这个平台。结果YX也是隔三岔五地要求我注册一个拼多多账号帮他砍价。实际上他第一次要我砍价的时候我就婉拒了。我说第一个,个人隐私问题。我一个根本不用拼多多的人注册一个拼多多账号就是在卖自己的隐私;第二个,我建议你要买什么东西去买正常一点的,5块钱的电子琴真的就是电子垃圾。

在后来被要求砍了几次价之后,他终于意识到无论如何是不能说服我这个螺丝钉了。

我觉得一个有趣的人,一个能和我合拍的人,不可能受得了每天刷好几个小时的抖音,并且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拼多多砍价上——只有闲到没事做并且无聊到家的人才有动机把这些事情做齐全。

到这边我的认知已经产生了近乎180°的改变。我确定他只是个对当下命运无能为力,但只是把希望寄托在身外之物的人。同时我意识到YX不可能是与我合拍的人——这很遗憾,但是这是事实。同时我也不敢确定他说的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说不定喜欢读书只是个幌子,说不定同学家长老师愚钝无聊也只是个借口——总之我很失望——对信仰的亵渎让我更加失望。

然后直到某一天,他又双叒叕给我发抖音视频,我照例没怎么回复。他又问了我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记不住了),就发了一句“有缘再见”把我删了,同时也从群里把我踢了出去。

我嘛,一瞬间有点莫名其妙,想了一下想通了也就没什么。淡定地拉黑QQ,拉黑微信,拉黑bilibili。啊抱歉,我们注定要形同陌路的,很遗憾。

仔细回想一下,我和YX:三观不合、兴趣不合、生活习惯不合、消费习惯不合、视野和观点相差十万八千里——几乎没有任何属性能和他重合——除了年龄。这样想想,其实互删只是时间问题,因为矛盾最终还是会累积的,哪怕双方如何挽留

也许有些地方我做的不对吧,但是我问心无愧的说我已经尽我所能地包容对方了——或许双方都在这样做。当YX塞给我我不想看的东西时,我不直接拒绝,只是不那么积极的回复。希望我的不喜欢不会给他造成困扰,给他泼冷水,同时也让他意识到相对来说我不喜欢这些内容。

可惜,有些人和有些事情,注定是无缘的。我不知道对于脾气不怎么样的他,选择主动删掉我是一时冲动还是早有预谋。反正现在散了,以后也不会再见。

我知道对于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聚聚散散很正常。只是吧,毕竟是人生中第一段完全由网络产生、且消亡于网络的关系,总归是有点难以忘怀。直到今天还是时不时会想起来,仿佛念念不忘一般。或许我该从这篇随想起尽早忘掉,然后继续寻找有趣的人和灵魂,和我合拍的人。

氦,随笔又变成长篇了。就这样吧,快困死了,刷个牙睡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