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随感小册子

/ 0评 / 0

前言

这篇文章用来记录我的深夜随感,写成小册子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深夜无限膨发的思绪占用我的时间。所以打算用小短文的形式记录这一切。

持续更新。


让你焦虑的不是远在天边的天才少年,也不是天生美国绿卡哈佛预录取的官二代。而是看似和你差不多的隔壁小王,和你一起上水课时,收到了来自哈佛的offer。你没有,你还得在国内毕业考研工作,走着芸芸众生的路。(2020/7/11)


对于生活来说,循环往复和飘摇不定一样无趣。或许我应该做些什么。把自己的年轻时光放在保险箱里烂掉,那样太亏了。至少要让自己老了不会后悔——我认为这是底线。(2020/7/11)


谁给人类的勇气指摘宇宙合理与否的?(2020/7/11)

当台湾立法院在争论候选人的时候,我们的国家主席全票连任。(2020/7/17)


关于浙江大学强奸嫌犯仅被处以留校察看的事情,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应该怎么罚”的问题,而是“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分歧。所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只不过是大众们“自以为”的正义。但是又如何保证这不是一种多数人暴政呢?法庭的审判是合乎法条的,留校察看也是合乎校规的。所以我认为矛盾的核心在于规则的订立还有疏漏。再加上同期因考试作弊被开除学籍的学生,浙大的处罚决定无疑是对社会正义的一种破坏。这也说明了,糟糕的程序正义非但不能维护实体正义,还会进一步破坏之。作为一个号称要走向法治社会的国家,这是万万要避免的。(2020/7/23)


我想我对计算机是有一定天赋的。有些我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在大多数人眼里是反人类的存在。例如指针,当初在学指针的时候,同学们大都表现出困惑,然而我却觉得指针的存在相当没有违和感,反倒是没有指针会让我无法控制程序中信息的传递。(2020/7/29)


人类啊人类,你们把一个个生命从子宫中拖出来,让他们重复别人重复过千百遍的“人生”,是为了什么呢?(2020/8/19)


刷知乎,看到打口碟,一时兴起戴上XM3放了文章里提到的《我去2000》专辑。与此同时,我的母亲,一位辛劳的家庭妇女,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明天,父亲无法从工作中抽空,照看自己母亲的任务第一次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忽然有那么一瞬间感到生活的沉重。音乐放到了《那些花儿》,“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护在她身旁......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同时知乎弹出了这样一个热榜:

一种生命轻如鸿毛的感叹,一种看似坚实实则随时可能逝去的无力感。忍不住湿了眼眶。“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去呀......散落在天涯”。

光阴的分量,沉重的不行。(2020/8/20)


我只关注过两个声乐类节目,一个是“我是歌手”,另一个是“音乐大师课”。二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总体制作水平随着季数不断拉胯。从后期水平到选手实力皆是如此。(2021/1/1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